特稿:马来西亚义诊记

2016-11-08 08:23:00


 

中医走出去

                                       ——马来西亚义诊记

记者 欧阳苗

 



义诊团成员与我国驻亚庇领事馆总领事陈佩洁合影并接受表彰。

  60岁的凌淑贞出生在台湾,2000年随马来西亚籍丈夫从台北迁居大马,本想安享晚年,但桑榆美景却因为持续10余年的反复咳嗽咳痰、胸闷气喘蒙上了阴影。

  “我觉得自己好幸运,能在马来遇上万医生,我上礼拜来南昌的时候,还是说不了两句话就喘不上气,用了中药后,你看我现在讲话顺畅多了”,10月26日,记者在我校附属医院江西省中医院(以下简称附院)肺病科27号病床见到了凌淑贞,她口中念叨的万医生是附院肺病科主任、主任中医师万丽玲,3个月前,附院派遣了一支中医义诊队远赴马来西亚义诊,她是成员之一,凌淑贞就是这样结识了万丽玲。

  那次义诊的阵容堪称“豪华”。附院党委书记、主任中医师刘中勇领队,成员分别是针灸康复分院副院长、主任中医师洪恩四,脾胃肝胆科主任、主任医师江一平,肺病科主任、主任中医师万丽玲,大骨科主任兼骨伤儿科主任、主任中医师汤敏予,医务科主任、主任中医师饶克瑯。

  出诊

  “5天,5座城市,近2000病人”

  促成义诊的是我校党委书记刘红宁和我国驻马来西亚亚庇使领馆总领事陈佩洁。

  在一次驻外使领馆外交官赴赣调研座谈会上,陈佩洁向刘红宁介绍了马来西亚医疗状况,特别指出,马来西亚华人甚众,但中医资源匮乏,她征询刘红宁意见,可否由江西中医药大学组织一批中医义诊团队赴马来为当地民众提供医疗服务。刘红宁当即应允,回校后立即召集相关人员确定出行时间和参与人员。

  义诊团经广州白云机场转机抵达亚庇国际机场时,受到了中国驻亚庇使领馆和沙巴马中联谊协会的热情欢迎,对方还专门举办了隆重而简朴的欢迎仪式。

  翌日上午,在短暂的开幕式后,专家团在Grandis酒店正式开诊。

  “第一天上午就诊人数并不多”,江一平回忆道,“可是眼看着人数越来越多,排了很长的队,这里面很大的原因就是我们用中医的望闻问切,能准确说出病情,病人心里佩服,回去后又把亲朋都带来了”。

  在洪恩四的报告中这样记录着首日的情形:“当天接诊人次250余人,华人及本地人对中医文化及特色疗法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局面迅速地打开。

  根据行程安排,义诊队以亚庇为首站,几乎每天都要“赶场”不同城市出诊,其中辛苦不言而喻。

  “因为马来西亚的地形原因,每次更换地点都需要长途驱车,动辄五六个小时的车程,其中从古达去山打根还是坐飞机去的,几乎每晚都是八九点才抵达驻地吃晚饭,晚上稍事休息翌日清早开始义诊,当天结束后马上启程开赴下一站”,万丽玲直言确实辛苦。

  江一平很快发现,首站的人群逐渐聚集的情景不复存在,“下不了班,吃不了饭”成为常态。

  “饥肠辘辘了都没法下班,除了提前拿了号的病人,还有很多没拿到号的‘插队’也来了,都是病人,你不看也于心不忍,所以几乎没有一刻休息,为了多看几个病人,水都不敢多喝,因为怕上厕所耽误时间”,江一平算了一笔账,平均每天要看近100号病人,工作强度很大。

  使领馆工作人员曾跟当地华人组织协调是否考虑控制就诊人数,结果发现人为干预根本挡不住当地百姓高涨的就诊热情。

  不但无法管控,而且在新布兰还额外加诊了一场。

  “‘中国中医义诊队’每到一处,都成为了当地最大的新闻,吸睛无数,5天义诊,5个不同的城市,一共看了近2000病人”,领队刘中勇坦言,每位义诊医生都是高负荷地“运转”。

  有个有意思的插曲是,7月29日在古达的时候,因为要赶下午两点飞往山打根的航班,所以只安排了半天的义诊,结果导致一部分满心期待的病人因为没能问诊而失望而归,“他们心里有情绪,找相关部门投诉我们”,万丽玲笑着说,最后是马中联谊会出面平息此事。

 



义诊现场。

  远播

  “除了2个任务,还有1个任务”

  义诊队出发的时候,带着两个“任务”,一是送医送药,二是健康咨询。

  但在江一平心里,还有第三个任务,“我还想宣传中国文化,宣传中医药文化,这是中医,更是中国人的职责所在。”

  “马来西亚气候潮湿,湿热症、高血压、高血脂、肥胖症,呼吸道疾病比较多发”,江一平真切感受到,当地的就诊方便程度和百姓的健康意识都不高,但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他们很信服中医,尤其是华裔,在他们的影响下,又带动了马来人对中医的热衷,所以,更有必要传播正宗的中医药文化,一传十,十传百,以己之力去带动、影响,最好是能形成这种传播中医药文化的氛围。”

  23岁的沈杰(音译)就是这么自愿加入到义诊队的。“他个子很高,人很灵活,懂中医术语还会翻译”,江一平回忆道。

  沈杰是马来西亚华人,曾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留学,学的是中医,回大马后开了一家中医诊所,听闻来了中国中医义诊队,他第一时间加入队伍,当翻译义工。

  “他说,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学习中医,更好地行医”,听说了他这个愿望,江一平在把完脉后会邀请他也把把脉,“总是拿着我们开的方子‘缠着’我们问个究竟”,江一平对他印象深刻。

  “纠缠”医生最多的还是病人,凌淑贞的“千里追医记”在省中医院一度传为美谈。

  “你不知道,当时专家号太难排了,是我先生托关系找后门才‘插队’找到了万主任,否则,即便我有心来中国来找中医,也是求医无门”,从马来转机到广州再高铁到南昌,这一路颠簸,凌淑贞连道“值得”,此前,为了治病,她吃了大量的抗生素,剂量越吃越大,却收效甚微。

  万丽玲在大马见到她的时候,病势已沉,“听诊发现肺部的干性罗音很小,感觉像哮喘,就按哮喘开了方,她还问我要了微信”,回国后,凌淑贞与万丽玲一直保持着微信联系,在服下几剂药后,凌淑贞明显感觉有效果,大喜过后就“追”到附院来了。

  “来这里后做了全套检查,诊断为痰热郁肺证、消渴病,用中西医结合的办法去以强补短的治疗,10来天后效果比较显著,下一步就是提高免疫力”,在病房里,凌淑贞一直轻轻地拉着万丽玲的手,眼角有泪花闪烁。

  除了传统的中医疗法,义诊队还带去了我校原始创新成果—热敏灸,“给当地享有声誉的华人组织领导层和政要进行热敏灸”,当他们知道这是2015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都竖起了大拇指,万丽玲回忆道,“每到一站,当地华人组织都会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社会名流出席仪式,给我们颁发荣誉证书,这种认同中医的幸福感会大大冲散舟车劳顿的辛苦。”

  “累并快乐着!我们在当地大受欢迎,这显示着中医已经走出国门,正在走向世界,应该说这是我们这一代中医深感荣耀的事情,当下中医发展的大环境越来越好,我相信中医的发展也必定会越来越好”,江一平告诉记者。

  5天的义诊很快就在忙碌中走到了尾声,最后一天,义诊团回到亚庇,为领事馆工作人员进行义诊。义诊结束后,陈佩洁专门致电刘红宁,对义诊队一行在马来西亚的义诊活动给予高度评价,对学校、附院给予此次义诊活动的大力支持表示真诚感谢。

 



带回国的报纸。

  声音

  “78份报纸,103篇报道”

  在刘中勇回国的行李箱里,多了78份报纸,这是他在马来西亚义诊期间留意收集的。

  《星洲日报》《华侨日报》《亚洲时报》《诗华日报》……义诊队所到之处,几乎所有的主流中文媒体都对义诊活动纷纷“点赞”。

  早在23号,《亚洲时报》就以《体验中医文化感受中医关怀》为题就进行了义诊预热报道,详细介绍了义诊开始的时间、地点,并为每位义诊团成员配以大幅照片和简历介绍。

  28日开诊后,各家媒体几乎呈爆炸式的报道,当地政要、名流也纷纷通过报纸发声,鼎力支持义诊活动。

  洪恩四在报告中提到:“当地媒体给予了详细报道”。

  马来西亚永续能源机构主席拿督于墨斋是28号义诊开幕式的主持人,他在接受《华侨日报》访问时用“意义非凡”来评价义诊活动,他表示,这将会增强中国和沙巴两地人民更亲切的友谊,也为马中两国带来更融洽的邦交,让大家对中医有更深一层的认识,也让沙巴人民可以体验中华文化,感受中国关怀。

  《亚洲时报》也用大篇幅报道陈佩洁在开幕式上的致词。“中国传统医药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为古代科学瑰宝”,陈佩洁指出。

  ……

  “一共103篇报道,多家媒体是同期刊登多篇报道,还有跟踪报道,传播影响力很大”,附院宣传科沈德森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欧阳苗)